最新万博体育app手机版

HTC赛记 最X的跑步比赛越山向海来跑你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5天,108小时,飞行20000公里,12位北大100871跑团的队员们,有些是旧友,有些是新识,年龄跨度26岁,天南海北聚到一起;带上3辆BMW X5,从Mt Hood穿过Portland跑到Seaside,320公里,36棒,日夜兼程,历时30小时54分。完成了Hood To Coast(HTC)接力赛。

实现一个小小的承诺,来一次说走就走的任性旅行。作为队长,我只想说:HTC、100871、BMW X之旅,三者的魔力组合魅力难挡。一段梦幻般过瘾的经历,感叹很多,感悟很多。

当X=Extraordinary,每一公里都不平凡。整体而言,HTC对跑步的要求并不高,每人三腿,长度分别6-11公里左右,部分路段有爬升,对于能跑全马的人们来说有事甚至觉得没跑过瘾。但真上了赛道,我们每个人都拼尽全力,第一轮12腿下来就比计划时间提前了1小时。我是从8点30准时出发。一瞬间几乎就落到了最后。抬手看看手表其实也已经跑到了520的配速,我就不信HTC的速度就都那么快!不如看看云间的山,越山向海的感觉,油然而生。果然,两个转弯过后,一个个地超越,直到最后一个女生被我超过之后,配速已经提到了450,或是在山边,或是进了丛林,下坡的感觉真爽!

当奔跑本身不够extreme,场景本身绝对extraordinary。80级的于长虹师姐说:“对喜欢长跑的人来说,12人跑320公里并非难事。难的是啥呢?小腿抽筋?草地上睡觉?不是。最难的,是在没有信号的偏远地区,在上千辆车堵在小路上时,准时到达接棒点,在同伴到达的一瞬间接过棒,往前跑!”

97级的赵楠说:“比赛中,经历了时差带来的心率紊乱,寒冷夜里穿着皮肤衣还冻得发抖的pb,第一次睡这么大的帐篷群,多年未见的12小时手机无信号,赛道上各国选手擦肩而过都会互道good job,承担了光荣的最后一棒冲线任务。半夜漆黑一片的时候,一步步听脚步的声音,偶尔会想,这路上啊,擦肩而过的很多人,有时候我超过你们,有时我目送你们渐行渐远。但在这一刻,我真的感受到了单纯的快乐。”

清晨,上千人车汇集在巨大无比的交换站,晨雾弥漫,起起伏伏地草地闪过朦胧的灯光;深夜,一步步听脚步的声音,感受着周边的黑暗,也感受着月朗星稀;跑过灰尘滚滚的土路,跑过带起飞石的砂石路,跑过全力提速的柏油路;冲过海滩上的终点,所有人手舞足蹈。HTC,不断切换着超出想象的场景。

当X=未知数,每一分钟都有未知、惊喜和挑战。这场有一万多人参加的比赛,比拼的不仅仅是速度,还有前期的规划,赛前的安排,比赛时同车队友间的默契,车与车之间的衔接。

100871跑团的准备和谋划,已经是顶级的。赛前准备,团长于晨虽然没能来实地参赛,但已经付出了巨大的心力来做筹备,提供了一系列的便利:名额免抽签,宝马赞助车,提车时发现还有画笔和水补给,连二车的check-in都做好了,真是感动万分。

但从各个角落里跳出来的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意外,本身就是HTC的一部分,无法避免,最终都会成为我们漫长回忆中的点点滴滴。

有几位队员不是第一次参加HTC了,我们也吸收了去年队长们的很多经验教训,做了事前规划和任务分配,但堵车从来都是大问题,加上这次分了三车,车与车的衔接次数增加了一倍,意味着出现状况的概率会加大一倍。

当一车凌晨3点从HOUSE再次出发的时候,23腿附近长达半小时的堵车就让我们吃了苦头。到了24腿巨大无比的交换站时,接棒迟到了19分钟,接棒的队友们在雨雾中耐心等待。

这个才刚刚开始。我们在27腿洗澡、吃早饭,还给车上装饰了一下,画个蓝白相间的BMW标志之后,再上路时,发现三车刚刚从外面面前经过!这离我们交接已经过去两小时,接下来的每一站也都需要至少20分钟到半小时才能通过,严重堵车之下三车肯定会晚了。

从19-32腿都在州立公园,完全没有手机信号,二车到达后也只能在路边等待三车来交接。等我们一路开过岔路口准备直奔终点的时候,接到了二车打来的电话,他们已经分头出来找信号,这个时候算时间应该是已经交接。

大家一边七嘴八舌地建议组委会应该改进赛道如何如何,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在想,正是这样的赛道、信号状况,不也是增加了比赛的趣味性和难度吗?如果只是傻跑,也许真的没有这么有趣。

03级的刘彬是带伤参赛。“赛前两周,一次tempo中,不小心伤到了右小腿。为了避免加剧完全弃赛,两周时间都没跑。但到了比赛中,我分到的第5(Very Hard), 第17(Hard), 第29(Very Hard)三棒最终都比预计的配速快了10-40秒每公里完赛。尤其最后一棒,开跑前,从小腿到胯关节都隐隐作痛,两条腿像灌了铅,心想着到预计配速530就好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前半程的大上坡,让我的配速一度掉到630。幸而前后都有着其他的跑者,擦肩而过时一句“Good job!”,给对方也给自己,就这样坚持着爬上了坡顶。迎来的是道路两侧啦啦队们的欢呼声。

之后是长达三公里的大下坡。也许是Runner’s high,我已经不太能注意到疼痛,两条腿减轻了很多,瞬间奔跑了起来,配速一度提到了400。最终比预计提前了6分多钟。当然跑完之后,我便进入了一瘸一拐的状态。以至于后来终点跃起拍照时一阵阵的满是酸爽。”

大饼牛肉,补给不亏待自己。王冰师兄又带来了最最重要最受欢迎的补给:葱花大饼,卤牛肉!晚饭是它,早饭是它,路上的干粮是它,鸡汤煮西兰花配的主食也是它。到最后,BAGEL剩下了不少,大饼绝不会浪费,酱牛肉更是早早地见了底。只是后悔没有给大饼留下美照,没它的HTC一定是个假的HTC!

我们12人的队伍,年龄跨度26岁,上至78级的李立、80级的于长虹,到85级的王冰、86级的何雪梅和郭一兵,以及90级的米燕鹏,一群一点都不老的“老腊肉”们成了队伍的中坚力量,连我们92级的都只能算小朋友。论干起活来,师兄师姐们绝不含糊,李立师兄接机接到晚上11点,长虹师姐订房间取车还做了极为具体的时间表。

队伍里最能跑的两位小鲜肉,03级的刘彬和04级的杨毅,来得最晚,睡得最差,跑得最多最难,还要开车报信。等跑起来更是不留余力,全体完赛后,发现瘸了的反而是他俩!想到这里,队长略有心下不安:排赛道棒次的时候,最难的赛段肯定是交给他们,或者要爬升,或者是吃土;安排房间的时候也是沙发归你们,还美其名曰你们人均面积最大。

合作,不止于一个队伍中。全体参赛者,上万人,其实也是合作大于竞争,所有人共同完成一件伟大的事情。

刘彬说:“一路上更是见到十几岁的少年,六七十岁的长者一起奔跑着。每到一个交接点,队友的欢呼;沿路上,人们的助威呐喊,不时响起的小铃铛和大喇叭,都令人忘记疲倦,重新振奋。一项运动将不同年龄,不同肤色,不同语言,不同身形的人们聚到一起,相互激励,共同前行。多数人在这条赛道上并不是为了同他人竞技,而是在挑战自身。整支队伍也在根据每个人的成绩、交通的状况不时调整着计划。个人的力量与集体的协作在这项长距离的接力赛中得到了融合。

经过两天两夜,一群起初的陌生人在汗水,泪水,晨光,暮色,灰尘,雨露的浸渍下,彼此相识相知。当分别时,已是惺惺相惜。这正是HTC,正是“run together”的魅力所在。”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